作者:麦麦    2013-01-30    社会企业 企业CSR 公平贸易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然而这一方天空近些年来却布满阴霾。地沟油、速成鸡、毒豆芽等有毒食品原料让人心惊,苏丹红、三聚氰胺、塑化剂等黑心食品添加剂令人胆寒,这些频发的食品安全事件让人不禁要问:我们还能吃什么呢?为此有人戏言中国人有世界上最强大的胃,尝遍化学元素周期表也毫无压力。这份淡定背后满是无奈。城市化现代化将人们从田园牧歌推搡到钢筋水泥间,很多人只识在超市或市场里选购,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早是祖父辈的记忆咯。甚而二十四节气也沦为舌尖上的享受——立春是食春卷的时候,与“立春一年端,种地早盘算”无关。至于“夏至不锄根边草,如同养下毒蛇咬”、“立秋一场雨,遍地出黄金”也同样是奇谈了。于是我们渴求健康的食品却远离土地与自然,这真是个尴尬的境地。


  好在办法总比困难多。让现代化的车轮倒退回农耕时代是不可能了,但总有些尝试能满足城市居民吃放心菜、种省心粮的心愿。“社区支持农业”的理念就因此而来,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已在世界各地得到响应。几年前它叩响了中国的大门,眼看着就要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大干一场,书写传奇。


一、社区支持农业的前世今生

1986年,美国的Robyn Van En女士正式提出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以下简称CSA)的名称,创立了CSA组织,并在此后二十多年间在美国和世界各地促成了超过1200所CSA农场。然而早在1965年的日本,CSA的萌芽就已萌发。那时一些日本的家庭主妇担心农药的危害,寻找到当地的有机食品生产者希望建立供需的合作机制,直接从农民手里购买健康安全的食品。一种名为Teikei(意为有共识或一起合作)的经济合作制度就此建立起来。这一理念之后漂洋过海在北美和欧洲落地生根,逐渐绽放出CSA今日的锦绣。


社区支持农业,顾名思义是通过社区内个人的力量支持农民或农场,让农场成为社区的专属农场,农民和消费者可以绕过中间商实现直接联系和对话。一方面农民可以获得稳定的客源和较小的风险,另一方面消费者对食品的来源知根知底并获得健康安全的食品,这是双方互助共赢的策略。在更大的层面上,CSA令环境、本地的食品经济和社区都获得了可持续性的发展。


现在的CSA运营模式常是先有农场再发展会员,理想的模式是由一群关心自己的食品、健康和环境的消费者发起,主动联系并承诺支持一个或一群农民。一千个社区会有一千个CSA的运作模式,既然消费者和农民可以直接沟通,CSA就相当于为社区量身订做,种什么菜、种多少、卖多少钱都可以通过协商决定。

二、社区支持农业在世界

1. 在美国


经过20多年的发展,美国目前有CSA农场上千个。以佛罗里达州Rose博士和Ruth夫妇经营的社区农场为例,这个农场面积15英亩,会员从刚开始的30个经过6年发展到97户家庭。年费是450美元,包含一家四口人三十四星期的菜量(一星期约32到40磅一袋)。若遇到意外收成短少,会费不予退回,这即是CSA经营中很重要的分摊风险的理念。会员们除了获得每周配额菜量之外,还可以到农场做义工,帮忙收割、清理与分装。到农忙时,会员们会来帮忙,例如播种玉米时,Rose会告诉大家种哪里,间距多宽,种多深,忙完了还有蔬菜汤和面包在等待大家。种田这回事对很多未曾种过东西的都市人来说,可是不可多得的美妙经验。每个月有会员同Rose会面了解种植情况和面临的问题。还有义工发行简讯,上有环保与健康的生活方式宣传。每年农场会组织聚会,大家分享音乐美食和生活经验,这个社区农场俨然是社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份子了。


在健康和环保之外,CSA更有“个性化”服务的特点。Rose的农场,每年会调查会员的喜好以确定来年的耕种。例如本来农场没有种植草莓,但在大家的要求下,草莓也进入配额的名单。农场里还有许多特别的蔬菜,像是巨蛋型的高丽菜、手掌大小圆扁型番瓜、味道特别的鸡啄芥蓝等。这些蔬菜在市面上很少见,因为传统大规模种植的农夫根据市场的需求只耕种常规的几种菜色。


Rose现在也充当起CSA推广大使的角色,她对刚起步农场的建议是:从小的供应量开始,建立适合自己社区的CSA供销方式,等熟悉运作后,再加大供应量,并加入不同的发展项目。刚开始Ruth夫妇花了很大精力宣传CSA的观念,利用植物园花卉拍卖、当地报纸宣传、当地环保团体合作等方式教育消费者来招募会员。现在Rose的农场在满足会员之余还将多余的蔬菜供应给低收入的人或是捐给慈善组织。还有每星期日与好几个农场合办的“农场之旅”业务。她对未来的愿望是:有更多CSA的有机农场出现,有供应水果的有供应牛奶、鸡蛋的,让大家能够吃得更安心、吃得更开心。


2. 在泰国

2001年,怀着解决粮食短缺和中间商操纵的不公平贸易的问题的愿景,一群年轻人将CSA引入泰国。他们组成SuanDoung Tawan的团体并在曼谷郊区成立了阳光花园开始CSA项目。阳光花园的会员不超过20人,其中大部分是农场管理人的好朋友。直至今日,CSA在泰国仍然带有“小众”的色彩,究其原因,也许与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和成本控制困难有关。首先大部分消费者并不理解可持续农业和有机种植,因此市场有限。其次关心健康食品的消费者在地域上分散,所以CSA在送货方面存在困难。由此可见,CSA想要实现长久的发展和更大的影响力,除了加大对健康生活和有机食品的宣传,增加群众对可持续农业或有机农业的关注外,更重要的是借助社区的力量,让社区内的居民能充分交流,发现并分享相似的生活习惯和消费需求。一旦同一个社区的消费者有共同关心的问题,他们必然会组织起来形成一个消费者的社区。


三、社区支持农业在中国

国内的CSA像个刚会走路的小孩,但它正越走越快,并且出现了依靠社交网络等互联网平台的创新模式。其中的代表有小毛驴市民农园和乡土乡亲品牌。

1. 小毛驴市民农园


(图片来自于小毛驴微博)

小毛驴市民农园创建于2008年4月,位于北京西郊,占地230亩。它采用有机循环农业的方式,不施用任何的化肥、农药、除草剂等商用化学物质,种植、养殖结合进行。农场所在地原来是一块荒废的苗圃地,经过有关部门检测,完全符合有机耕作要求,经过4年的土壤改良,现在已是一片沃土。农场的肥料来源是牛粪、蚯蚓粪、麻渣和农场自产的猪粪,连微生物都是农场自己采集和培养的土著微生物。种子主要来自农科所等研究机构和有长期合作关系的种子生产公司,以及自留种。为保护整体生态系统的多样化,农场采取轮作、间作、多样化种植、休耕等方式,并利用天然植物制作的营养液和一些物理的方法防治病虫害,绝不使用农药。

在经营上,除了传统的配送份额服务外,农场还提供劳动份额服务和亲子社区服务。配送份额本着“风险公担、收益共享、预先付款、按需生产、吃在当地、吃在当季”的理念,会员在种植之初,预先支付下一季蔬菜份额的全部费用(5-10月三人家庭为3000元),农场按照计划生产出健康的蔬菜和其它农产品,定期配送。认领劳动份额的会员在农场有一块30㎡的菜地,可以在菜地上种植自己喜爱的蔬菜,充分体会都市农夫的乐趣。在种植之初,会员预先支付一整年的菜地租金和农资费用(1500元/年),并和农场签订协议。亲子社区通过如开锄节、立夏粥、丰收节、农夫市集、木工DIY、自然农耕教育等丰富的农业节庆与亲子教育活动,让家长和孩子一起认识自然、动手劳作,从小培养孩子对劳动和土地的温情。

正如小毛驴所说,他们提供的是“最土的蔬菜”、“最土的服务”和“最土的生意”。这里的蔬菜没有华丽的包装,甚至沾有泥土,但它自然,不反季节也不转基因。这里的关系平等互助,有充分的沟通和交流。这里不以利润最大化为追求,而希望用一种商业形式形成可持续的对乡村建设公益项目的反馈和支持。

表1 小毛驴市民农园2009-2012年会员数目

服务

2009年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劳动份额

20

113

236

374

配送份额

37

280

460

620


2. 乡土乡亲品牌及其他基于互联网的CSA


乡土乡亲是中国第一家透明溯源的农业品牌,它由四位中国农业大学的学生于2011年创建,希望通过农人档案和农产品生长履历,让消费者可以清楚、明白地看到食物“背后的故事”。哪怕只是一根胡萝卜,消费者也可以知道是谁在生产,是怎样生产出来的。乡土乡亲不直接参与农业生产,而是同全国各地靠谱的生态农场或农作艺术家(agricultural artist)合作,向消费者推荐农人和产品。消费者也可以也申请成为农人星探或品牌特工,向乡土乡亲推荐优秀的生产者或不定期去农场暗访考核,从而加入到保障食品安全的行列。这样的方式既能为消费者提供更透明的产品信息,更健康的农产品,也帮助小规模的家庭农场和农作艺术家们提升品牌、土地和人力资本,获得更多自主发展机会。目前乡土乡亲已有天猫旗舰店,以“小而美”的慢脚步,一点点实现“用食物重建人与人的信任”的使命。


基于互联网的CSA正以新的结合社交网络和现实土地的形式出现。农民和消费者之间不需要通过面对面交流,而是通过互联网应用平台建立在线合作关系。例如消费者通过互联网应用平台,在线购买土地并挑选农民合作伙伴,然后指定种植方式,通过在线打理土地,例如远程安排农民翻地、施肥、播种、浇水、除虫、除草、治病、采摘等工作,在收获时在线配送下单并实时追溯配送食品的生产、流通历史记录,此外还能与其他消费者进行经验交流和食品交换。这样的现实版“开心农场”运作成本和技术要求较高,推广仍有难度。


曾有人戏言人生理想不过是“农妇、山泉、有点田”。我始终记得外公在老家的田地里扛着锄头远去的背影,阳光在他佝偻的黝黑的背上洒下一层油亮。还有小时在山间的茶园采茶叶被露水和茶叶嫩汁染得微绿的手指。土地有太多的秘密和宝藏,如果我们无法彻底回归,好歹用一颗感恩的心走进它,了解土地上劳作的人民和土地里结出的果实,和社区支持农业一起,在土地上慢慢成长,从春到冬,播种希望,收获理想的生活。


相关链接和扩展阅读:

1. 小毛驴市民农园:http://www.littledonkeyfarm.com/portal.php

2. 乡土乡亲:http://www.xtxq.com/

3. 听蛙有机自然生活网:http://www.tinooa.com/

4. 吾谷论坛:http://bbs.wugu.com.cn/forum.php

5. 有机会(有机生活):http://www.yogeev.com/

6. 耕读百科:http://gengdu.baike.com/

7. 民生社区(食品安全论坛):http://www.lifunity.com/portal.php

8. by Robyn Van En:http://www.context.org/iclib/ic42/vanen/

9. Sustainable agricultureresearch & eduction:http://www.sare.org/

10. Community alliance withfamily farmers:http://caff.org/

11. Directory of US CSAs:http://www.ecovian.com/csa

12. Comprehensive map of CSA inUS:http://www.localharvest.org/csa/



----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本文来自有趣又有用的公益资讯资讯平台创思客(thinker360.com),译者/作者 麦麦”---

麦麦



#Talk#其它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