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Kristin    编辑:凌霜   2015-10-27    行动主义 模式创新 产品创新 来源:Fast Company  

1. 底特律未来基金会(The Foundation For Detroit's Future)


上榜理由:挽救了一个城市和它的艺术


有的慈善家捐款是为了研究出一种疾病的治疗方法,或者为了帮助海外贫困儿童,但有的NPO和企业是为了挽救一座城市。


为了实践一位联邦法官和底特律应急管理人凯文·奥尔的理念,众多NPO在2014年一起组建了“底特律未来基金会”,筹款3.66亿美元在二十年里帮助这个汽车城承担社会养老义务,脱离破产的泥沼。带头的捐助者包括福特基金会(Ford Foundation,1.25亿美元)、克雷斯吉基金会(the Kresge Foundation,一亿美元)和凯洛格基金会(the W.K. Kellogg Foundation,四千万美元)。


其他捐助者承诺将会捐出一亿美元维护底特律艺术协会(the Detroit Institute of Art,下文简称“DIA”)及其名下的艺术品。如果不是它们伸出援助之手,DIA作为官方组织可能会被迫为了还清债务而把艺术品交付给债权人;而现在,DIA得以在复苏中的底特律继续运作。

 

2. ALS协会(The ALS Association)


上榜理由:实现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为了渐冻人症(也称“肌萎缩侧索硬化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运动神经元病”)的研究集资的“冰桶挑战”虽然不是由ALS协会首先提出来的,但它凭着灵敏的互联网触觉在2014年夏天的三十天里筹集了超过一亿美元。


由ALS患者和支持者发起的冰桶挑战与捐助活动毫无关系,只不过是参与人(其中包括有名的演员和运动员)把他们被一桶冰水从头淋到脚的视频传到YouTube上而已。然而这些不一般的行为为ALS这个本来不为公众熟知的疾病带来了大量关注。ALS协会推广了这个想法,并在2014年10月宣布初步筹集了2.17千万美元资金,用来加快对ALS治疗方法的研究,其中1.85千万美元将被用于四个全球性研究项目。

 

3. 休利特基金会(The William And Flora Hewlett Foundation)


上榜理由:将维护网络安全作为慈善项目


不管是因为官方机密文件泄露还是涉及朝鲜的索尼黑客事件,政府都会为网络安全感到忧虑。然而,网络安全并不是一个NPO会涉足的领域,直到休利特基金会第一次踏了进去。


2014年,这个基金会发起了一个项目“Cyber Initiative”(网络倡议),探索如何在一个大量个人信息被电子化的时代保护我们的隐私和创新,维护数据安全。事实上政府和相关企业当然有这方面的努力,但基金会认为政府和企业“集中关注的是如何迅速有力地阻扰它们各自的敌人、黑客和盗贼”。基金会已经筹集了6.5千万美元的承诺资金——最大的一笔来自私人捐助者——用于维护网络安全研究。


而看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它们在十月份各自获得了1.5千万美元,以展开关于保护政府、个人和工商企业免受黑客攻击的学术研究。

 

4. 播种实验室(Seeding Labs)


上榜理由:为医学创新提供了基础设备


在止痛问题上,处方药滥用问题已经毁了许多人的生活,损耗了几百万美元的医疗费用。试想一下,如果有一种天然的、不成瘾的方法可以成为替代方案,将会为患者带来多大的福音。多亏了波士顿的Seeding Labs的帮助,一位智利研究员得以开展这项研究。


在2007年由尼娜·杜尼克创立的Seeding Labs是一个小型NPO。2001年在西非国家科特迪瓦共参与富布赖特科学奖学金计划的时候,杜尼克——这位哈佛微生物学博士——有了这个想法:不提供资金上的援助,而为海外优秀科学家和实验室提供实验设备以便他们展开研究。事实上Seeding Labs就是这样做的。


2014年,Seeding Labs已经为23个国家的科学家和他们的学生提供了价值2.2百万美元的的实验设备。Seeding Labs也与美国国际开发署扩展了公共&私人合作关系,接受了三百万美元资金用来加强国际科学交流。

 

5. 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基金会(The Robert Wood Johnson Foundation)


上榜理由:健康事业不止步于医疗


成立了43年的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基金会(下文简称“RWJF”)因其对医疗健康事业的关注而为人所知。在关注国家医疗事业的慈善机构中,拥有超过一百亿美元资产的RWJF是规模最大的一个。


在2014年,基金会负责人瑞莎·拉维佐-默瑞宣布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变动:RWJF将不再把医疗和公共卫生事业看作相互分离的目标,而将推广一种意指包含所有会影响个人健全的因素的“健康文化”。她表示,RWJF会继续致力于高质量、高效率的医疗事业,并将扩展项目范围,包容考察其他会影响社会福祉的因素,例如贫困、食品安全、房屋、老年服务和城市自行车道建设。


在基金会的支持之下,项目“Health Lead”被推行了;这个项目旨在让医生和相关医疗服务人员为病人提供与食物和热量有关的“日常处方”,以保证病人能在平时也能保持健康状态。

 

6. 洛克菲勒基金会(The Rockefeller Foundation)


上榜理由:让科学成为奉献社会的力量


洛克菲勒基金会有很多钱可以花;上一年它为超过50个国家的项目资助了超过二亿美元。为了让钱花到点子上,基金会成立了全球智囊团去定位社会需求,研究基金会能做什么。不过只有少数项目能够进行到被试验拨款、以考察能否形成更大影响力的“发展阶段”。


在2014年,基金会向印度的“Smart Power”提供了7.5千万美元,与公用企业、投资者和NGO合作去帮助这个有2.9亿居民缺乏基础照明的国家。这个项目计划在2014年到2017年间用电灯照亮1000座村庄,并为其他亚非类似项目提供参照经验。

 

7. 聪明人基金会(Acumen)


上榜理由:发现了高效评估方法


Acumen的行动一直不只是单纯直接的慈善;它以双重利益或影响力投资为宗旨,让投资者不仅能获得经济效益,还能实现社会效益。不过在这一过程中,Acumen必须确保它的努力会直接作用在正确的目标上——尤其是在涉及乡村问题、极度贫困问题的时候。


在2014年的“Lean Data”项目中,Acumen与格莱珉基金会(the Grameen Foundation)合作运用移动监测工具去评估工作进度。在印度,“Lean Data”将会收集Ziqitza——提供流动医疗服务的受资者——的1000名服务使用者的数据,帮助Ziqitza确认其是否为最贫困和孤离的人提供了帮助。在非洲,尼日利亚企业Sproxil接收过超过三百万人的手机短信,帮助人们确认他们正在使用的药物是否可靠。

 

8. 直接救援(Direct Relief)


上榜理由:利用交互式定位对抗埃博拉病毒


要监测一个大灾难或疾病爆发的情况已经够难了,如果是在科技水平低的国家进行这个工作更是艰巨。上一年,在埃博拉病毒扩散到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其他非洲国家的时候就出现了特殊的挑战——鉴于埃博拉病毒的高度传染性,不到位的监测可能意味着更多的死亡。


Direct Relief回应利比里亚健康和社会福利部门的请求,运用一个交互式定位系统去显示埃博拉病例在哪里发生、诊所在什么地方,以及Direct Relief把防护服发到了何处。


在这之前,Direct Relief已经展开了药物和医疗设施捐助工作,并把这些物资送到了有需要的诊所,但这个定位系统让Direct Relief得以追踪疾病的传播状况,确认什么地方需要帮助。同时,这个系统的透明度也让捐助者能及时获悉他们的捐款被用到了什么地方。

 

9. 霍华德·巴菲特基金会(The Howard G Buffett Foundation)


上榜理由:改善贫困状况以缓解冲突


霍华德·巴菲特先生打算到2045年的时候能够通过他的基金会用去三十亿美元,所以我们不会意外他会以一种积极的态度去解决世界上最重要的一系列问题。


这位股神巴菲特的儿子认为饥饿会导致冲突,而冲突又会导致饥饿,所以他在著作《40次机会:在一个饥饿的世界中寻找希望》中倡导了一场反饥饿运动。以农民为职业之一的霍华德·巴菲特注意到农民在一生中会经历40次收获季,有40次机会能获得好收成——那就实现它吧。他在非洲资助建立了几家私人种子公司,并帮助尼加拉瓜农民获得他们的土地所有权;同时,他与其他组织合作提供15万美元的资金发起创新项目,改善利比里亚、马拉维、卢旺达和塞拉利昂的饥饿、贫困状况。

 

10. 美国女童子军(Girl Scouts Of The USA)


上榜理由:向世人展示属于女生的科技不只有发短信


网上销售不新鲜,但是根据Digital Cookie在十月份的一份报告,美国女童子军不仅让她们这个百年组织走向了网络时代,更达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成绩:这些迷人的绿制服女生利用网络让薄荷巧克力和曲奇销售变得更便利(没错,你老在美剧里看到义卖曲奇的小朋友们,就是女童军啦)。


女童子军们建立了她们自己的销售网站,同时获得了网页设计、在线推广、商业管理和客户服务等方面的十分有价值的训练。女童子军当然不是电子商务的第一人,但她们却成立了第一个完全由女性运营的网站销售项目。这个项目也教会了这些女生如何维护网上信息安全,因为顾客必须通过女童子军的网站购买产品,而她们需要保证网站不会透露她们正住在什么地方。


----欢迎亲积极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本文来自关注美好未来资讯的创思客(微信号:thinker360),由 Kristin 创作。”---

分享长微博 赞一个   已经有10066位读者觉得这篇文章棒极了!
分享给朋友: 

Kristin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