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朱田霖    编辑:admin   2015-03-10    健康医疗 人物 来源:NY Times  

在西孟加拉西里古里市郊,一位母亲正在哺乳。在印度,只有30%的新生儿在出生的第一个小时可以喝到母乳。‍


她刚捐了她的母乳到母乳库,用于喂养另一个母亲无法哺乳的新生儿。


几日前的一个下午,27岁的Ashwini Agarwal一边整理她的纱丽,一边从路克曼亚提拉克医院(Lokmanya Tilak Hospital)人来人往的门诊部走出来。这家公立医院里的母乳库建于25年前,是全印度14家母乳库中最早的。


‍4个月前,Agarwal 女士在路克曼亚提拉克医院剖腹产下了她的第二个孩子,分娩几天后,她就无法哺乳。产后最初几天中,她用母乳库中其他母亲的乳汁喂养她的孩子。


她得知母乳库中有母乳提供时如释重负,“医生告诉过我母乳喂养的重要性”,她说。


‍然而,陪同着她的丈夫得知消息后很惊讶,“你是说用别的母亲的乳汁吗?那安全吗?”


‍1989年,70岁高龄的Armida Fernandez 医生建立了母乳库,目前,她在经营自己的非营利机构。她说,Agarwal女士丈夫的反应很普遍,对于他的疑虑,答案很简单——“如果你可以接受用牛奶或羊奶喂孩子——那是来自另一个物种的乳汁,那你怎么能拒绝用与你同一物种的人类的乳汁喂养呢?”她说,“那是与生母乳汁最相近的替代品了”。


‍《柳叶刀》(译注:英国医学杂志(The Lancet)为世界上最悠久及最受重视的同行评审性质之医学期刊) 今年发布过这样一个数据:在印度,平均每年有约780,000未满月的婴儿夭折,其中很多的死亡都是可以避免的。该报告建议推广母乳喂养以防止婴儿感染。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在婴儿出生第一个小时内,可以从母乳中获取独特的抗体,然而在印度,70%的婴儿都无法在一出生就喝到母乳。由于缺少正确的哺乳方法、孕期并发症或营养不良,许多印度母亲都无法哺乳。


‍婴儿的高死亡率已经成为印度面临的一大难题,母乳库对于印度人民来说不仅陌生,而且甚至要突破文化禁忌。这使得母乳库的建立仍面临许多挑战和限制,无法快速拓展。


‍1977年,Fernandez 医生接管了医院的新生儿科,她试图降低医院新生儿的死亡率。早产儿通常死于感染,那时,婴儿都喝配方奶粉,这增加了感染的风险。


‍1986年,在英国的医院访问期间,她第一次在伯明翰和剑桥见到了母乳库,这个主意立刻吸引了她。


‍在英国,母乳为志愿捐献,捐献者都是受过教育的富有人士,他们家里都有可以用来存放母乳的冰箱,他们可以在家采奶后送到母乳库去。“我们必须因地制宜”,Fernandez 医生说,因为路克曼亚提拉克医院的母亲大多来自贫民窟,根本没有冰箱。


‍用另一位母亲的乳汁喂孩子的想法没能立刻被大众接受。有一次,一位母亲以社会阶级差异为由拒绝使用库中的母乳。一些穆斯林母亲认为哺乳可以连结母子,因此不该让孩子喝别人的奶。


Fernandez医生母乳库项目的第一笔赞助来自泰姬酒店集团,印度最大的连锁酒店集团之一。他们为母乳库提供了5年的基础设施和财政支持。


在第一笔资金用完后,Fernandez医生去主管医院的市政部门筹款,但遭到了质疑——“你怎么能用一位母亲的乳汁去喂另一个孩子呢?”


‍为了应对质疑,Fernandez医生想出了一个说法:她援引了印度教中的一个神话故事——克利须那神出生时就与生母分离,由另一个女人养大。正是这个印度人熟悉又尊崇的神话故事让母乳库获得了拨款。


‍Jayshree Mondkar医生是新生儿科的主任,同时负责母乳库的管理。他说,国外医院的母乳库都为很大的社区提供服务,而由于人手不足,路克曼亚提拉克医院的母乳库只勉强能够为本院患者提供母乳。


采集后的母乳会经过巴氏杀菌并进行检验。杀菌后的乳汁可以保存6个月之久,而通常一周之内就会被用掉了。


医院的技师Sujata S. Jadhav说,“我们几乎从没有剩余的母乳。”母乳的供给量非常有限,全部来自于在医院住院或来检查的哺乳期母亲。


Mondkar医生说,“专程来捐献母乳的母亲非常之少”。他认为,在大型医院建立母乳库非常有必要,在政府的支持下,可以服务更广的群体。比如在巴西,200多家母乳库组成了一个全国性的母乳供给系统。


‍“此举不仅有利于婴儿、母亲和家庭,更有利于全社会和整个国家,我们确实非常需要更完善更大规模的母乳库。”


‍ 原作者:   2014.06.27

‍ 



----欢迎亲积极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本文来自关注美好未来资讯的创思客(微信号:thinker360),由 朱田霖 创作。”---

分享长微博 赞一个   已经有3240位读者觉得这篇文章棒极了!
分享给朋友: 

朱田霖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