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猫哆哩    编辑:admin   2014-11-04    教育 农业农村 来源:Huffington Post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这两个辍学生对时代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他们的影响给了年轻人一些错误的信息。这是旧金山最大牌的一些作家说的,他们最近就《纽约时报》上一篇报道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纽约时报》称,对一些大学年龄的年轻人来说,特别是硅谷的年轻人,高等学历已经不再被看作是通往成功的职业生涯的最佳道路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宣誓效忠一些非大学的新兴组织,致力于通过非正统教育的手段取得更高级别的教育。他们被亿万富翁模范们激发,并得益于在线大学课程,认为自己是自学成才的先锋,还想让人们将辍学从个人失败转变为看作是直面风险的特立独行的明智之选。” 

一些人辍学、自立门户,变得非常成功了。但是,即使这对一些硅谷的领袖们有用,也不是对大部分人都有用。当作家Janis Cooke Newman读了纽约时报报道后,她决定对这种对辍学高唱赞歌的论调反击一把。 

“纽约时报的故事指出的现象对我来说是很短视,并且是大大错误的,也许因为我是一位高中生的妈妈,”Newman说,“所有数据都在告诉我们受过大学教育的人赚得更多、失业率更低,这就显得没有必要去鼓励学生利用黑客技术去获得教育。” 

一大批著名作家都行动起来了 
Newman将这个想法带到了旧金山作家社,这里有50多位作家、专栏作家、编剧和全国知名的博客主,包括湾区文学大咖们,从《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Po Bronson到普利策奖得主T.J. Stiles。 

作家社的领袖们现在想公开、有意义地支持那些勤奋努力的个人去完成高等教育。作家社与其面向成人的教育项目“作家社公开课”,想要通过他们广泛的名气来为慈善家和作家Dave Eggers发起的创新项目 “ScholarMatch” 筹款。 (编者注: 对于中国读者来说,提到 Dave Eggers 编剧的马特达蒙电影《应许之地》或许会更熟悉吧!)

ScholarMatch运用网络众筹,通过硅谷平台连接捐赠者和学生。通过从多种渠道汇集大大小小的捐赠,以便让有着资金困难的学生们能有能力获取学校和政府提供的所需之物,以及完成学业所必需的事物。 

正如作家社所设想的那样,ScholarMatch是非常有力的方式来说明 ”抵制大学运动” 是有问题的,并让学生们的未来发生了改变。 

翻开低收入学生的新篇章 
获得学士学位的学生的贫富人数之差一直在扩大,第一代大学生(即那些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中仅有十分之一的人在六年内毕业,辍学往往会对他们的人生造成非常毁灭性的影响。 

不像那些在 “非大学运动” 中的学生,参与ScholarMatch的学生们往往都是低收入、第一代美国移民的孩子,他们并不想辍学。他们辍学的主要原因根本不是因为这样很酷,而是他们真的没有钱上学了。这真是一个糟糕的坏消息,ScholarMatch的执行董事Diana Adamson如此表示。 

“我们的学生来自勤勤恳恳努力的家庭,他们希望奋斗能有所收获,”Adamson说,“这些学生承受不起失败,也没有能力去开拓其他道路,其他的道路也许能通往成功,但更有可能导致不确定的未来。” 

她还说,ScholarMatch的学生想打破贫穷的恶性循环,也需要从努力中获得有形的回报。通过倡导共同支持,ScholarMatch已经激发各方人们的支持热情,并且取得了一些了不起的成就。 

Dave Eggers用遗产来支持项目前进 
捐赠者并不限于作家,从个人到企业都有,Adamson 说 ScholarMatch 与湾区作家社区之间有着天然的联系。ScholarMatch 与文学杂志 McSweeney's 以及同样服务学生的非营利826 Valencia机构拥有同一位发起人,即Dave Eggers,并且他们还共享办公室。 

826 Valencia 每年提供5个名额的奖学金,但大约有150个申请者会来争取这5个机会,对于我们来说看到其他145位有才华又品学兼优的学生转身离开真的是非常痛苦。”Eggers 在他旧金山的办公室里如是说。 

“我们接触过的大部分学生与他们的资助之间有着不可预测、会导致问题的鸿沟。”他说到。 
“他们得到的资助可能会支付掉一半的学费,但剩下的5150美金或更多,可能还是会使他们无法进入大学。看着一位什么事都已做得很好的学生不得不遥遥无期地推迟入学真的很让人沮丧。特别是公立学校的学费不断上涨,让越来越多的学生望而却步。” 

ScholarMatch从2010年开始致力于利用技术和大社区弥补这些不足。鉴于它的文学因子,像Vendela Vida、Robert Mailer Anderson、Chuck Klosterman、Michael Chabon、Ayelet Waldman、Elizabeth Gilbert这些作家在起步之初就加入进来也不足为奇了,他们已经在过去的三年里筹集了近三十万美金作为奖学金。 

不一样的社会网络 
“我能理解 '非大学运动',以及为什么它能有立足之地。我们在考量 ”成本和收益“ 的时候其实存在认知问题,但我认为这种不上大学才成功模式与很多美国孩子无关” 自由作家兼作家社成员Diana Kapp说到。 

实际上Kapp从2010年开始就通过 ScholarMatch 成为了一位名叫Jessica的学生的资助人,支持她上大学并且在写作和寻找暑期实习上为她铺路。 

“这并不只在于钱,对于这些学生来说还有社会和精神上的支持。我们在传递不一样的信息(相对非大学运动而言),”她说,“ScholarMatch与非大学运动相对立。对于许多第一代孩子们来说大学毕业是个转折点。对于他们,这是一条出路。几千美金真真切切地意味着是去是留。” 

像Kapp的资助对象Jessica这样的学生,从高中指导老师那里获得了项目提名,包括826Valencia课后项目,或者大学成功项目。评选委员会随后会根据一些标准来缩小范围,比如绩点和候选人对于继续教育的承诺。 

捐助人登陆网站筛选学生,比如某一个特定学科的学生。一旦捐赠到达ScholarMatch,该组织就是找到最匹配的学生。 

作家社和ScholarMatch浏览成千上万的高中档案。一位候选人脱颖而出——他名叫Nicolas Soto,他在文章中提到写作是他的全部,他也想成为一名影响者,通过成为一名英语老师去教育推动其他的第一代学生们。 

作家社找到了想要的学生,并将每年提供他5000美金以便他读完大学。 

“湾区的作家社区集结了诸如Nicolas这样的导师以及像他这样的学生,”Newman说,“除了经济支持外,知道一大批人——包括作家和有志于成为作家的人——聚集起来在帮你完成大学学业也是种精神上的支持。” 

他们毕业后,她说,就有资格成为改变他们这一代的人了。想要了解更多有关ScholarMatch的信息,可以浏览http://scholarmatch.org


——————

如果要支持中国大学生,找哪家机构,你们知道吗?


----欢迎亲积极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本文来自关注美好未来资讯的创思客(微信号:thinker360),由 猫哆哩 创作。”---

分享长微博 赞一个   已经有1636位读者觉得这篇文章棒极了!
分享给朋友: 

猫哆哩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