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ocky    编辑:admin    2014-06-04    志愿者 义工旅行  来源:eTN  

   经常去柬埔寨旅行的游客,不仅仅是去观光,也会做很多善事。柬埔寨是孕育慈善事业的沃土;得益于该国血腥的近代史(可以阅读一下红色高棉和他们在吐斯廉的屠杀集中营的历史),这个王国是东南亚最不发达也是最贫穷的国家之一,那里的疾病,营养不良以及死亡的发生率,相比其他地区更高。


   柬埔寨已经成为另一种背包旅行的常用目的地:即“公益旅行”,这种旅行将游客从豪华的暹粒度假区带向孤儿院和贫困社区。这里的人们有太多的苦难要承受,同时也不缺乏善意(以及慈善捐款)的游客给予帮助。


   柬埔寨孤儿院的数量正在不断增长

   2005年到2010年期间,柬埔寨孤儿院的数量增加了75%;到2010年为止,有11945名儿童生活在遍布全国的269家住宅区护理机构中。

    可是这些孩子中的很多人并不是孤儿;生活在住宅区护理机构的儿童中约有44%是由亲生父母或是家人寄养在那里。几乎有四分之三的孩子有一个在世的父亲或是母亲!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一份关于柬埔寨住宅区护理机构的调查报告表明:“当一连串的社会经济原因,例如:重婚,单亲家庭,大家族以及酗酒原因都增加了将孩子寄养在护理机构的可能性,将孩子寄养在住宅区护理机构的最大一个原因是他们相信孩子在那里可以获得更好的教育。”

   “最糟糕的是这些孩子是从他们的家庭‘租借’或者‘购买’的,因为他们认为把孩子假扮成贫困的孤儿来获取金钱比孩子上学并从学校毕业来对家庭更有价值,”PEPY Tours的Ana Baranova写道。“父母们乐意把他们的孩子送往这些公共机构并相信它会给他们的孩子提供一个更好的生活。不幸的是,太多案例表明事与愿违。”


    柬埔寨的孤儿院之旅

     大多数养育这些孩子的孤儿院是由海外捐赠资助的。“孤儿院之旅”已经变得顺理成章:孤儿院通过组织孤儿们进行表演等便利条件吸引着游客(包括他们的钱包)(在暹粒,由‘孤儿们’表演的仙女舞非常流行)。“哎呀!看在孩子们的份上”,他们积极地鼓励游客捐款,他们甚至会请求志愿者在这些孤儿院担任短期看护员。

    像柬埔寨这样管理宽松的国家,腐败通常是嗅着金钱的足迹前行。“在柬埔寨,特别是暹粒省,有相当数量的孤儿院是为了兜售善意而建立的,只有不明真相者以及游人和志愿者被蒙在鼓里,”一位柬埔寨发展部的工作人员安东尼(假名)解释道。

     “这些商业活动非常善于市场运作和自我营销”,安东尼说。“他们经常声称具备非政府组织的地位(似乎是天下无敌了),儿童保护政策(到现在还允许未经审查的游客和志愿者和孩子们接触!),以及透明的账目(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你知道这条该死的路是用什么铺就的吗?

    尽管你是好心好意,但是援助孤儿院的结果是坏处大于好处。比如说,当一名看护员或者英语老师的志愿活动听起来完全是件好事,然而许多被允许接触孩子们的志愿者,并没有经过身份背景的核查。“未经核查的旅客们的流入意味着孩子们有遭受虐待,情感羁绊问题,或是沦为筹款工具的风险,”Daniela Papi写道。

     “大多数的儿童保护专家劝告:游客参观孤儿院的行为是不应该被允许的,”安东尼告诉我们。“在西方国家,人们不可能会这样做,即使是出于非常善意和明显的理由。在发展中国家,这些理由也应该受到制约。”

      即使你给予的仅仅是金钱而不是时间,事实上你促使了不必要的骨肉分离,或者更糟糕,这会导致彻头彻尾的贪污腐败。

      半岛电视台报道了澳大利亚人Demi Giakoumis的经历,“我非常惊讶的得知由志愿者支付的高达3000美元的捐款真正流入孤儿院的少之又少。[...]她说这是她曾经呆过的孤儿院的院长告诉她的,在那里每星期从每个志愿者收到的捐款只有9美元。”

      半岛电视台的报道描绘了一副柬埔寨孤儿院产业的凄凉画面:“孩子们被困在人为的贫困境地以求赢得志愿者持续的捐赠,而政府却一再地忽略志愿者对孩子们福利的关心,志愿者们已经被孤儿院所绑架。”

     难怪许多专业人士对这些孤儿院提出了质疑,而那些善意的游客使他们依旧猖狂。“人们需要自己做出抉择,”安东尼解释道。“不管怎样,我坚决反对任何针对孤儿院的捐献,参观和志愿活动。”


    如何提供切实的帮助

    作为志愿者在柬埔寨呆上几天,你可能没有途径去了解一家孤儿院是否可靠。他们可能会说他们为孩子们选择的护理是遵守联合国相关指南的,但是言过其实。

    取消志愿活动是最明智的,除非你有相关经验或受过相关培训。“如果没有投入相当的时间和掌握相关的技能和专长,[志愿者]想把事做好很可能是徒劳无功的,甚至适得其反,”安东尼解释道。“。即使是给小孩教英语(一项受欢迎的短期工作),事实证明最好的结果是孩子们感到轻松有趣,而最坏的结果是白白浪费大家的时间。”

   安东尼提出了另一条思路:“如果志愿者具备相应技能和资格认证(以及经过事实证明的变通能力),在志愿者的培训和技能养成方面,志愿活动可以邀请非政府组织人士的参与;但只限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而非受益者,”安东尼建议。“这样做更有意义并且确实会产生明确的,可持续的变化。”



----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本文来自有趣又有用的公益资讯资讯平台创思客(thinker360.com),译者/作者 rocky”---

rocky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