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Laura    2013-01-30    公益科普 影响力投资 


如果你正在运营一个社会企业,并且正在寻求资金支持,你将需要设计一个数据收集和研究的战略去向那些捐助者和同行们展示----你正在实现你的目标。大部分非营利组织的捐助者都是精明的商人,都会希望投资会有一个量化的回报。


作为一个在非营利领域有着30年工作经验的人,我可以告诉你,这是我“血的教训”。在一段较早的经历中,我和一位纽约有名的慈善家,同时也是我创办的美国全球创业指导基金会(NFTE)早期的资助者合作两年后,她突然停止资金支持。在几次遭到冷遇后,我最终决定与她正式交谈。当我询问她为什么停止对NTFE的赞助时,她变得焦躁,质疑我没有办法去评估我的项目,无法量化我的产出,也就无法给她带来相应的经济回报。

1982年,当我十分沮丧地正在布鲁克林一间高中担任特殊教育老师,我偶然发现了为青年传授企业家精神的力量。在我的数学补习课堂的56个学生中,大部分人的行为是糟糕的。他们很疯狂,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一天,当再一次被无视后,我解下了手表,举起来,问道:“你会花多少钱买这块表?这块表又值多少钱?”整个教室完全安静了。他们对我发起的这个即兴训练十分着迷------关于零售价和存货价,以及利润和投资回报的概念。


这说明学习商业知识令人着迷并且能够激发这些出身低贫的学生更加积极。不仅他们的行为变得更加规矩,而且开始更加集中精力完成基础数学以及写作任务,并且渐渐变得更加优秀。从那时候开始,我将商业与课堂内容联系在一起,我开始相信,并且依旧这样认为----商业思维刺激大脑活动。我们会很自然的询问物品的价值,从而思考市场和其他人的需求。这就是企业家的本质


20世纪80年代中,我在布朗克斯一所高中教书,我在上课的第一天和最后一天给学生放视频,希望看到在观看视频前后学生的行为是否产生差异。在学习企业家精神和主人翁意识之前,他们大多闲得无所事事,对除了扰乱课堂之外的一切事情毫无兴趣,认为写作、阅读和数学是无聊和不想管的。但一旦他们了解了运营一家小规模公司的基本知识,我可以看见他们头脑出闪现出的智慧光芒。突然地,他们在学校里所学的东西有了现实意义,他们付出更多心血。同时,我也注意到他们周围的人的行为方式也有了改善,正如今天我们所说的潜在客户


但是如何才能够证明我的学生从我所涉及的企业家精神项目中获得知识和技能,并且通过这个项目改变了他们的态度、信仰和行为?1985,我创造了第一个简易研究项目,11位来自我所开设的针对早孕青年的课外补习班参与了研究。我想看到在被传授了相关企业家精神课程后,她们对养育一个婴儿的一年的开销的理解是否会改变。


9个女孩最终完成了全部研究。抚养开销的平均值从最开始300美元,到最后呈现出一个更现实的数字---7000美元。这是一个很重大的发现,这表明企业家精神帮助年轻女性更加关注抚养小孩的财务压力,因此,希望采取措施避免再次怀孕。我在1987年重复了一次实验,得到了类似的结果。


然而,在相对成熟的研究项目中,没有一个成功地证明了我们的项目对于成绩或者升学率有可量化的影响。的确,我们见证了100个有着正向改变的学生,他们其中的大部分更积极的参与学校生活,表现得更为出色,他们的抱负心和自信心在未来正在积极的转变:他们实现了第一笔销售,开设银行账户,撰写商业计划。然而,在90年代,这种类型的创业的知识的收获对于资助者来说并不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结果。


我不得不使资助者看到在短期内学习企业家创业技能是有价值的,并且在长期内,可以养成企业家行为。我的上一位资助者有一天在她的办公室就此斥责我,当我在阐释我同意我们需要提高NFTE所在做的事情的质量,并且量化回报。我寻问她是否资助NFTE,她拒绝了。我感到绝望、沮丧,甚至考虑重新出发。


让我惊讶的是,第二天,我收到了一张15000美元的支票,既然这个行为十分令人欣慰,但我依旧感到无奈,我知道我们需要更多的钱去雇用专业研究者来设计一项学习内容,能够量化NFTE的老师和我从学生身上观察出的正向的改变。我们的上一位资助人已经100%验证了数据和研究的重要性。而仅仅把已经把那些已经完成的用来证明正能量的记录是远远不够的。如果我们有一大笔钱,我们可以用统计结果来表明我们是值得投资的。否则,那些钱就会流向其他社会企业来表明他们正在实现他们的目标。


我意识到我们对NFTE有了一个理论上的转变,去设定项目的理想化结果,并且通过设置一个长期研究战略来收集相关产出的数据。然后,这有一些问题我不确定如何解决: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需要进行哪种类型的研究,如何获得资金去雇用团队来设计研究项目,我们如何收集和保存数据。


当我发现孩童在接触创业教育之后有了关于他们生活和未来的积极、深远的改变,我使之成为我终生事业。现在,我意识到如果我无法向其他人证明我所发现的东西,这份工作会变得没有意义。1992年,我们的执行董事,Mike Caslin,和我,在与一位资助人的会议上,她质疑所谓的经验主义的研究,她表明不用资助任何无经验的NGO,除非这个组织曾经在理想的状态下地进行最先进的研究---有着良好的控制,有经验的团队,严格并且切合的标准(黄金标准)。她也表示如果这个“黄金标准”无法适用于各种情况,她会设定一组对比试验,使这个标准更加严格。


Mike和我知道情况很明显,运营这样一个研究这将花费大量资金,甚至是耗尽全部的储备资金。而慈善领域的态度也是明显的:营利性组织可以证明他们能为投资人带来良好回报,那么同样的,非营利组织也应该如此。


我们决定如果我们需要动用NFTE的储备资金,我们希望和这个领域最好的研究者工作。Brandeis University's Heller Graduate School的Andrew Hahn以及他的Center for Youth and Communities是我们的目标之一。Hahn是一位在青年就业、培训和教育的战略评估非常有声望的专家。他的研究团队在项目效率的决定和严格技术上有非常广泛的经验。他同意设定一个实验对照组。随机分配试点研究需要使用电脑程序随机分配一半的学生到NFTE项目,一半去实验对照组(通过NFTE的两个站点链接着NTFE网站的大部分站点,从而能有着更广泛的数据收集)。在研究程序的最后,实验对照组将和NFTE组的结果进行对比,将类似产生类似结果的孩童对比,来观察项目是否有可量化的影响。


Brandeis/NFTE合作关系从1993年持续到1997年。这段合作关系耗费大量资金和精力,但结果是令人振奋的。NFTE组的学生在几个关键指标上比实验对比组的结果要好,包括成功率以及创业知识。这个研究使我们成为针对问题少年的企业家精神教育的领先者和专家。这个初步研究的样本数量较小,但不可否认的是,这表明了NFTE的工作对它所服务的青少年有着积极的影响,帮助他们提高商业以及企业结构的知识。有意思地是,他们参与志愿活动的积极性也挺高,同时,表现出更多对社会的关注。就我所知,这是第一个针对商业教育的学习。Brandeis学习帮助我们建立了作为真正意义上非盈利组织的名誉,帮助我们获得资助。


我们一直持续相关研究,并且运行过一系列更加深入的研究,包括1998年和Koch Foundation关于企业结构、NFTE学生关于商业态度的合作;2001-2002,哈佛研究生教育学院就两所波士顿高中中的NFTE学生的研究;2006,Brandeis University和Harvard University共同评估NFTE学生;2009-2010年,对芝加哥公立高中的研究。更多的细节和结果,可以访问:
http://www.nfte.com/why/research.


尽管要完全证明我们项目的效果还需要走很长的路,但是研究调查结果表明我们的使命是正确的,我们的工作是有价值的。更重要的是,他们使资助者相信我们、支持我们的目标。结果,我们成为了一个高度可复制、可执行的程序
如果你在一家社会企业工作,我强烈建议


1)对你的组织进行持续的评估系统。首先,你需要确定这个项目的预期目标,设计出一个基于经验的并且能够展现你公司价值的研究,当然,这是推进社会进步的力量。然后,在你感兴趣的领域,我希望你能够与公众分享你的研究结果,即使他们对这个结果感到失望。记住,无价值的反馈帮助你引导和提升你的组织。同时,这也提供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与大家交流观点与方法,好的或者坏的。研究也让你确定你做的好的地方,以及需要提升的方面。即使令人失望的结果也有价值。


 2)关注数据本身以及数据挖掘的价值,持续地收集、存储、分享。数据会是你在你的领域实现重大突破的线索。20世纪80年代,我提到收集五类信息:学生姓名,商业计划的概念,项目类型(课内/课外),基础数学在商业计划中是否被正确使用,实地考察是否实施。如今,NFTE每个月收集20个不同的指标,使我们的对项目结果的追踪和分析更加精确。


3)你偶尔会发现会有一些意料之外或者前后矛盾的事情发生,这同样也是一种收获。比如,Hahn研究的一个重大发现表示,在参与我们的项目后,更少的孩童想进入商业。最开始,我感到非常震惊,但后来我意识到这是对我们课程的一种赞扬。这些学生已经知道如何开始一个小型商业。

美国国家创业指导基金会(TheNational foundation for teaching entrepreneurship,简称NFTE)是推动创业教育普及化的世界范围内的先驱者和领导者。她的创办人史蒂夫·马里奥特在实际教学过程中发现创业教育对学生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对增强学生自信心、提升学习兴趣、增强综合能力具有巨大作用,更为学生将来的自立奠定了基础。1987年,史蒂夫成立了美国国家创业指导基金会,致力于通过教授青少年创业知识和技能,帮助他们增强商业、学习和生活技能,使他们拥有自信、自尊、自立的人生。十多年来,NFTE已帮助了超过15万的青少年,在美国的14个城市开设NFTE创业课程,在美国外的15个国家或地区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

原文链接:Steve Mariotti,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steve-mariotti/is-your-nonprofit-making-_b_2434136.html?utm_hp_ref=impact


----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本文来自有趣又有用的公益资讯资讯平台创思客(thinker360.com),译者/作者 Laura”---

Laura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