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小瑜    2013-03-13    社会企业 行业报告 政府合作 

earth

Photograph: NASA/Corbis


全球化市场应当为社会企业服务并为之带来启示。


英国社会投资部门去年造势并改变金融服务法案(此举体恤社会企业),这个举动其实应该带来更多关注。


并不让人惊讶的是,其他国家一直在密切关注英国,这其中也包括了美国。总统Barack Obama的特别顾问Jonathan Greenblatt说到,英国这个国家曾经借由社会链而觉醒,如今正在自己的轨道上发展得如日中天。在纽约,高盛、纽约市长Michael Bloomberg的办公室和其他组织都设有以减少再次犯罪率的监督体系。


英国文化委员会担任企业和社会工作的顾问Paula Woodman说,委员会正在研究一百多个多个国家的案例,并指出,很多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国家,也正在研究之英国的影响力投资机制。


去年10月,英国社会企业的业务和企业主管Nick Temple为遵循社会投资指令前往白宫时,在博客里写道:“事实上,国际对在英国的社会企业运动有巨大兴趣是不可避免的。仅在本周,包我们的政策团队会见的日本学者,以及来自东欧的请求来帮助建立的社会企业项目,再有三个分别来自加勒比海、新西兰和欧洲中部的初期社会企业项目,都需要英国社会企业的支持和建议。

“英国正被视为一个拥有发达生态系统(法律、财务、支持等)的领袖,让社会企业及世界的其它地区纷纷效仿。”



目前,社会企业的集体融资平台Buzzbank 通过ThundAFund项目获得南非发展的许可权。无独有偶,这些社会企业的背后都有海外市场为他们“撑腰”。比如说,比如这个正在与新西兰的Payrall Giving Foundation的David Living对话的团队,他们感兴趣的是自己国家的邮票使用情况。

I-Genius的创始人Tommy Hutchinson——一个全球社区的社会企业家——正在运营一个社会企业知识的引导项目,同时也为大学编写有关社会企业的课程。课程内容是从英国的社会企业基本情况出发,有些部分邀请海外学生来观察研究。


他坚信英国是世界感兴趣的中心,因为它拥有覆盖每一个领域(从技术到医疗再到环保回收)的社会企业。


I-Genius已经有超过200个国家的成员,Hutchinson经常预测这样的趋势:“目前,我们看到土耳其、利比亚、埃及、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等地区对社会企业兴趣颇多,这些地方将有真正对社会变革的项目。他们特别感兴趣政府如何在社会企业中发挥作用。”

社会企业顾问Tayabali Rizwan花了在印度度过了他一半的青春,另一半在英国。现在,他住在马来西亚。几年来,他已经周游南美洲、亚洲和非洲,给一个公益支持慈善机构和社会企业写一本有关自身经历的书。


他同意英国政府和社会企业之间的联系以及其他部门之间的连通性都是是许多国家所羡慕的。


“真正对英国有益的形式,也是其他国家也许会乐于效仿的,是国家和社会企业之间有系统地联系,参与的部门的基础设施和强大的文化价值,包括鼓励、资助、荣誉以及与社会意义的努力,都是你可以在英国获得的。社会、商业、金融以及致力于社会变革的政府一起在努力。”Tayabali说。


然而,英国仍在探索社会企业的商业模式,我们有几个可供选择的模式,这或许是其他国家想知道的。“特别是中投模型,”创始人Jonathan Bland,社会企业国际(SBI)(致力于国家间知识共享),说到:“法国和意大利都对此特别好奇。”


坐落在意大利的欧洲研究所里,有一位一直于研究合作社和社会企业的官员Flaviano Zandonai保持着在与意大利国家银行的交流。“英国的中投模式非常棒”他说。“意大利法律在社会企业太官僚,政府没有任何晋升空间。”


“意大利感兴趣的领域还有,”他说,“效应投资、社会关系乃至‘生态系统’的支持和社区资产。”


Bland说,“英国也可以学习其他国家,例如意大利国家银行推行的社会企业联盟模式。”


然而,英国可以在一个大的领域以其专业知识为社会企业提供公共服务。“英国很多领域处于领先,,包括公共服务交付模式的创新,”Bland说,“明年十月,我们将举办为期两天的活动,在英国,专门针对共享秘密和公共服务交付的社会企业与其他的欧洲国家交流。


诚然,英国并不一定就是一个完美的社会企业部门,值得大家完全仿效。HutchinsonI-Genius中评论:“英国能够使社会企业进入可持续发展的企业的案例是少有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至少金融机构,包括大部分的社会投资者都是深不可测的,他们对真正满足社会企业家的需要毫无兴趣。”


Tayabali也相信英国对于新企业的痴迷如同自恋一般。“我认为这是扎根英国的一种文化,它仅仅是令人兴奋的新型企业,同时它也得到人们的关注、资金和社会投资。那些金融行业似乎需要让人们相信,他们支持总是要下一个大项目,我想它使英国得社会企业觉得他们必须不断夸大他们在做什么,”他说。


“我发现每一个英国的社会企业都面临转型,但转型需要更多销售新产品。你必须在社区的核心待得足够久。我认为更多的勤奋和严密的思维应该放在识别和扶植重点企业,让那些真正的有潜力的企业来创造社会变革。”


这篇文章出版前已被修改。本文来自《卫报》,来源在这里:http://socialenterprise.guardian.co.uk/social-enterprise-network/blog/2013/jan/03/uk-social-enterprise-international-attention




----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本文来自有趣又有用的公益资讯资讯平台创思客(thinker360.com),译者/作者 李小瑜”---

李小瑜

a good life is one inspired by love and guided by knowledge. 在香港求学 平时除了工作读书,就喜欢暴走城市。 喜欢从聊天中享受人与人之间的connection。 看电影的时候,常因入戏太深,而久久不能动弹。 一副御姐的皮囊,希望有御姐的内心,可惜常常犯二,小孩子气。 从多年理科生即将变成一名社科探索者。 折腾人生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