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Smellypeach    2013-02-16    社会企业 社区工作 

Michael Saccocio 是纽约州斯克内克塔迪市(Schenectady)的公益组织“城市使命”(City Mission)的领导人和执行官,同时也是倡导《BridgesOut of Poverty》概念,在公益组织中实践的先行者。本文来自于对他的访谈内容编译。

采访者:Jesse Conrad    被采访者:Michael Saccocio



过去,扶贫机构总是将关注点放在改变人的生活处境上,为实现这个目的,社工们致力于为改变社区现状而努力。《Bridges Out of Poverty》这部著作提出了扶贫的新策略,即将社区成员训练为项目的领导者,并让他们真正成为社区变革和改进的力量。Michael认为唯一能使社区持续产生改进的动力来自于社区的人,过去社工花了太多时间来教导,而现在需要把这种状况倒过来,给予成员们参与行动、成为领导者的权利,而社工们只是队伍中的一员。


实践“Bridges”理念的两次引爆点


实践“Bridges”理念的过程中经历了两次引爆点(tipping points)。第一次出现在公益机构内部。当社工们在案主的个人问题中引入“Bridges”理念时,确实起到了作用。一位案主曾是毒品法庭起诉的对象,加入“Bridge”计划后,她取得了显著的进步,法官赞许这是罕见的可喜转变。这位案主在纽约毒品法庭发表了两次很成功的演讲,而Michael只是作为旁观者见证。Michael在这次帮助行动中,将案主作为领导者,充分发掘她自身的力量。由于她的成功,“城市使命”获准开始为斯克内克塔迪市毒品法庭提供公益帮助。


第二个引爆点出现在社区。在内部工作中引入“Bridge”并且取得成功后,他们觉得是时候将这个概念与社区内其他合作伙伴分享了。长期以来人们有心帮助贫困家庭,却受困于方法的限制和现实的挫折,因此“Bridges”训练有必要成为整个社区范围的运动。


“城市使命”组织在社区里已有100年历史了,有很强大的社会关系,但Michael认为,最重要的不是让人们知道机构是什么,而是切实将机构成功经验与人们分享。于是他们向斯克内克塔迪市基金会提交了授权申请,并在2011年获得了21000美元,用于为参与的员工提供两天的“Bridges”培训课程。


2011年,他们培训了144名来自七所合作机构的员工,数量不多,但终于能将七个不同性质的机构聚集起来,一起学习和研究Bridges的新概念。比起被培训的员工数量,更有价值的部分是参与机构的多样性和代表性。其中一个参加的机构Ellis医院是市郊唯一的医院。假如跟这所医院合作,一次能培训200人,但是他们更希望不同类型的机构假如。


人们对“Bridge”的兴奋和投入成为开始实践它最宝贵的资源。CEO们对此的支持当然是很棒的,不过最大的突破还是来自于一线工作的人们在培训后回到工作岗位,根据所学到的新策略来制定政策和模型。


Ellis医院牙科部门是一个很好的案例。通过和斯克内克塔迪市“开端计划”( Head Start )的合作,他们在每个月挑选一天为没有办法预约的学生免费提供牙科诊疗服务。(译者注:开端计划是美国联邦政府对处境不利儿童进行教育补偿,以追求教育公平,改善人群代际恶性循环的一个早期儿童项目)Ellis医院目前正在考虑将这个项目扩展到其他部门。可以说,引爆点能在社区范围内出现真正的英雄们,是一线的员工,他们自发的创新,引领着系统的改进。


一个案例:“市区大使计划”的双赢


众所周知,美国城市中心过去经历了大衰落,市区空置和废弃的建筑比比皆是。市区房产价格贬值,租金下跌,但公共交通却比较便利,于是许多社会服务机构把办事处搬到市区,市区越来越成为贫困人口的聚居地。


一个叫做Metroplex的组织大约10年前开始了一场复兴市中心的计划,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其中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把一个拥有2700个座位的剧场Proctors改造成歌舞剧、杂耍表演的场所。随着剧场发展壮大,过去十年间,新的餐馆,酒店,商业机构在附近新建起来,市中心复兴计划真正实现了。


随之而来的矛盾出现了。仍有许多社会服务机构扎根于市中心,与新出现的商业机构格格不入。新餐厅开业了,贫民却在隔壁进行精神健康治疗,这看起来非常不协调。“城市使命”的办公室在最核心的街区,甚至有100张临时为贫民提供的床垫。于是现实变得紧张起来,成为社会机构不得不面对和解决的问题。这似乎变成了一个非此即彼的战斗——要么选择经济利益,进行商业化发展,要么选择社会利益,继续救助贫民。幸好经过“Bridge”培训的员工们已经将此理念深植人心,他们创造了第三种解决方法:同时满足商业化利益和社会救助,在理想状态下,将需要救助的人们转变为发展商业经济过程中的利益相关者。


他们采取了这样的做法:和Proctors剧院合作,创立“市区大使”项目(Downtown Ambassadors Program)。在机构通过“领先培训”(Getting Ahead training)的居民,每当剧场有演出的夜晚就会穿好制服,带好手电,走到街头,欢迎来到剧院的观众。他们还为行人提供指路、引导过斑马线,帮助找餐馆,为他们开门,这一系列就像路边的礼宾服务。这些服务是如此之好,以至于商业机构都愿意花钱雇佣居民们继续提供这样的服务。现在“城市使命”与剧院签订了合同,附近其他商业机构也加入到“市区大使”项目中,随着机构逐渐积攒了优质的商业资金募集来源,他们招募了更多的“大使”。斯克内克塔迪市中心也许是全美国唯一的,有商家付费让无家可归的人、穷人,站在各自门外欢迎客人的市区。


社工认识到这是一个伟大的突破,但是帮助居民成为“大使”必须让他们学习了解中产阶级的作派,剧院和餐馆的礼仪规则。学习中产阶级的作派对他们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更棒的是,他们也了解贫民区人们的行为和逻辑,这对他们来说是额外的收获,在市中心贫困人口聚居区总不断会有各种问题冒出来,而他们知道该如何应对。


大使计划开始时,社工们曾一度认为这个风潮被居民带动后,商业机构应该就会雇大学生来做这些工作,然而事实上并没有发生。原因很简单,来自贫民区的居民们在某种意义上就好像会两种“语言”:他们可以学习中产阶级的规则,也懂得贫民区的规则,这是他们的资本,这也正是“Bridge”这本书的正确之处:不同规则本身并没有错,只是彼此不同。首先必须理解人们来自不同的背景,拥有不同的资源,帮助他们建立起自己的优势和强项,

“Bridges”在这里起到了催化剂和加速器的作用。“大使计划”成功极了,下一步也许会在医院和健康中心开展“健康大使”计划。


“Bridge”的意义:激发创造和持久学习


Michael 最后总结,实践“Bridge”过程中学习到的最重要的一课来自于两方面:首先,社工用自己的经验和知识培训和装备人们,随后更关键的是必须给人们以自主权,使人有自发的创造力。其次,培训是永无止境的,就像健身一样一旦开始就必须每天都锻炼,一旦做了就会享受坚持带来的成果。“Bridges”理念相比过去的观念是颠覆性的,即使经历几年实践,仍有可能回退到舒服和熟悉的旧方法。如果有人认为可以沿用先前的训练方法继续保持势头,他们多半会失望。


“Bridges”实践的发展为公益领域带来了新的声音和影响力,改变社工们工作的策略,给予被服务的人们更多的发声机会,授予他们领导权,某种程度上社工们失去了控制力,这并不容易,但丰硕的成果让一切变得值得。无论任何,社工还是要保持对“Bridges”的新鲜感,并每天坚持训练。


译者注:

《BridgesOut of Poverty 》这本著作给人们提供了关于构建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社区所需的具体的方法、结构和知识。帮助雇主、社区组织、社会服务机构减少贫困,让来自于不同经济体的人们携手改进就业、发展资源,并支持那些正在摆脱贫困的人。


在这里可以试读http://www.bridgesoutofpoverty.com/


链接:http://www.ssireview.org/articles/entry/from_vision_to_action#When:22:29:00Z




----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本文来自有趣又有用的公益资讯资讯平台创思客(thinker360.com),译者/作者 Smellypeach”---

Smellypeach

时差党!



热门文章